新鑫鸿娱乐

MAGAZINE 杂志

设计,在人人设计的时代

设计,在人人设计的时代[1]

Design,When Everybody Designs

 

埃佐 曼奇尼 Ezio Manzini

 

大家早上好,非常感谢再次邀请我过来,这是我第二次来到这个会议。非常高兴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一些思考。我把我长期来的一些想法做了一个总结,题目是“设计,在人人设计的时代”。并以此来回应这次大会的主题[2]。昨天辛教授讲到这一点,我问他,这样一个“富有启发性的目的”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他说你知道吗,有些学生在大学里不开心,他们并不快乐。我想不开心可能是消极的,同时也是批评的开始,就说明我们需要做出一些改进。我今天的演讲也会从Eric Anderson昨天演讲的最后的一节,他说到我们必须要谈一谈价值,并不仅仅是指经济价值,也是指各种不同的价值。而且他说我们非急切的需要去设计知识,这说明我们需要设计的知识并不只是基于一些方法论或者组织如何才能高效。这也说明一些我们目前的设计师应该秉承的价值。

 

我们现在处在什么形势下?我以前经常说,如果做公共演讲的话,我肯定会谈一下目前世界上正在发生什么。在欧洲正在发生什么?就是难民潮(如图)。中国可能离这样的一个灾难比较远,我不知道像这样一个图片对于中国人带来的影响是怎样的。中国非常大,而且也是比较安全的,但毕竟不是一个岛,世界是互联的,世界上其它区域发生的事情,同样也会对中国产生影响。移民并不是一个全新的问题,不过由于战争和经济的问题,今天看到的移民已经进入一种灾难性的后果。我希望可以预见在未来由于环境问题会造成几千万的移民。在这么多年以来,当我在讲到我们应该做些什么的时候,我们今天如果不做这件事,那么未来我们将面临灾难性的后果。而今天我不得不换一种说法,我为说我们今天必须做一些事,因为我们已经面临灾难了。并非每个人在每一刻面临的灾难都一样,但是气候变化对很多地区都造成了灾难性的影响。这张图片看起来也像一个灾难片里面的场景,但实际上它并不是电影,而是真实存在的。这是在叙利亚,这是我们现实世界的一张图片。我觉得作为设计师,我们需要从这里作为起点。现在世界上有很多的危机,我不知道在中国哪个危机是最敏感的,我经常在旅行,不管走到哪里,都发现可能有不同的危机。如果你去到日本的话,他们的问题可能是老年化,如果你去欧洲的话,难民潮的目前主要的问题。如果你去别的国家,他们可能面临的又是不一样的问题。但是所有的问题都是一样的,它们是同一个问题[3]的不同侧面,我们可能对它们的认识不一样。但是我们星球上是在发生一些灾难,没有任何人,包括中国可以高枕无忧。中国现在增长率仍然很高,但这样的增长方式未必能塑造快乐的未来。

图:叙利亚难民

可能有人会说,你不能这么不乐观,恰恰相反,作为设计师,我是乐观的,我是说我们现在必须做一些事情来改变产生各种危机的根源。这些危机并不仅仅是从报纸上读到的,而是渗透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我们现在在大学里谈论这个话题的话,我们就要谈一下学生。这些学生会在未来是我们社会的主力,他们会面临这样一个灾难性的后果,必须考虑如何面对这些挑战。

 

 

有些人会说,这太不幸了,但是这跟设计有什么关系?我觉得从设计层面我们确实可以做一些事情,带来一些改变。这是一个小广告,我写了这本书[4](如图),现在也有中文版本[5](如图)。

 

 

这是一个很小的一本书,也是我以非常谦卑的态度写出来的。在这些课题上研究了二十多年后,总结一些相关问题的思考。这个书中写了我的一些想法,我做了这样一个地图(如图),这个地图可以算是一个导航的工具。当然,我不会说每一个部分,我在这里展示这个地图,是想告诉大家现实非常复杂。如果你想记笔记的话,那我想强调的是,我们必须要认识到复杂性,认识到复杂性是有益的,因为复杂性也意味着灵活性。我们不应该对复杂性感到恐惧,我们需要如何在复杂中驾驭我们的探索,没有人可以去完全控制复杂性,没有人能够去减少复杂性。我们需要找到自己的方向。我觉得这点对于人类社会的各个层面都有普遍的意义,而这对于设计师尤为重要,因为我们经常在说,我们需考虑环境、社会、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的因素,但是设计师如果一直想到各种不同事物,可能会困惑在这样一个复杂性中不知所措。

第二条我想告诉大家的是说,我们必须要有一个集体的智慧,没有一个人可以去做所有的事情,没有人知晓所有的事情,所以我们必须联合起来,共同合作。所以每个人应该尽力促进社会对话,贡献出你的点子,互相聆听,这样才能够有一些变化发生。所以请想一想我们所面临的所有问题的复杂性,对这样的复杂性感到高兴,不要觉得恐惧。去贡献你的点子,做出行动,只有有行动我们才可以去学习,才可以有经验。

我这本书主要是在讲设计和社会创新,不过今天我想侧重在设计上,我称之为新兴设计,这样一种趋势,正在发生的深刻变化。它并非是某个特定的设计领域,比如公共设计、交互设计、工业设计,对我来说新兴设计是说一种改变,它发生在任何设计中。设计它可能是技术和社会中的一个桥梁,但是社会和技术一直在变化,所以设计肯定也是在变化。对于这些变化,我想分享自己的理解和思考。

 

2014年我有机会去了开普敦Cape Town参加会议,那年它是世界设计之都,一个国际工业设计协会主办的一个活动。会议上他们发布了460个项目(如图),并把它放在网上。我看看这些项目,它们对我来说特别有趣,因为它们反映了什么样的设计现在正在出现。我们做了一个地图(如图),这并不是很有科学性的一个地图,只是一个初步的定性研究。在这个图中,横坐标代表设计的对象,从传统的产品到系统,比如说服务,把这两者结合起来。地图的纵坐标代表设计方法,一端是专业设计公司或设计师传统的设计流程,另一端是不同的角色之间的共同设计。让这两个坐标轴相交,就可以看到这样一个图像。我进行了一些选择,大多数的设计位置出乎我们的预料。我一直以为大多数设计应该是在这一区域(左下方),事实上,2008年的时候我也去了开普敦的这个会议,当时大多数的项目确实是在左下方,主要是产品方面的设计。比如说这是一个产品,这个产品是由某个设计师设计的。虽然这些项目都是发生在开普敦,可能因为地点的问题。但世界是共通的,更加国际性,这些类型设计同样在各个地方都在出现。所以未来的设计,我们在开普敦所看到的,对我来说这是一个信号。我们从这样一个区域,在2008年的左下,然后在2014年大多数的项目落在了区域三,也就是右上角(如图)。这样一个转变传递了一个非常强的信号。

 

 

我们讨论的方向应该改变了,就是说设计从很深的程度上已经发生了改变。你去书店的话,想找设计方面的书,可能会看到这些书(如图),你也看到这个设计和政策和服务和社会和公共的创新和组织,都联系在一起。在一些理论性的对于设计的讨论中,设计已经超越了我们之前的定义。不管是从事件还是从理论上来讲,设计的含义已经超越了我们之前的定义。

 

第三个观察,我们再看一下我刚才举例的这些书,它们有各个不同的名称不同的方面,但没有一本书是谈意义,没有一本书是谈质量,没有一本书是谈美。所以不管是理论上还是现实中已经出现了一个新的设计,但其最为关键的本质的问题却没有得到充分地探讨。

我们讲设计既是解决问题的过程,又是意义构建的过程。在设计的历史当中,有些时候它更多倾向于解决问题,有些时候更多的是意义构建。比如说德国,他们讲的设计更多的是关于解决问题方面的。但是这两个方面是同时存在的,我们是人,没有意义的话我们无法从事任何工作。因此,即便是我们在谈解决问题的时候,现实中我们其实也是一个意义构建的过程。过去几年中新近出现的设计,大部分,可能我现在要说的很多人不同意了,很多盎格鲁-撒克逊他们所提到的,实践或者实践意义的,确实是重要的。我是最早开始提出服务设计的学者之一,近十多年来又提出社会创新设计,但我觉得到目前为止几乎都是用相同的语言,更多的时候,我们是在谈论解决问题,即使我们试图谈论意义构建,我们还是在用解决问题的语言来谈。虽然我们无法回避意义构建,但我们很少能有效的展开讨论。比如说有一把椅子,这把椅子需要人坐上去,但是椅子不仅仅是一个产品让你坐下去,它也有背后的意义。在以前,大部分人相信功能主义,现在我们强调解决方案。因此我们已经不仅仅是讲解决问题,而是从一个整体解决方案来看待设计的问题。总之,我们亟待一种新的设计文化,以形成新的设计品质(quality)。

 

 

我现在花点时间来讲讲品质。我没有答案,只有两个想法,有一个想法是比较实践的,另一个是偏理论的。从理论上来看品质,比如说我们说服务,可以从组织架构来分析一个服务,或其它角度的讨论。我们要评论一个服务的话,除了说“我很喜欢,或者我不喜欢这样的服务”之外,好像我们也不知道如何评价了。但是作为一个设计师,我们应该有更好更精确的表达。我觉得品质需要恰当的词汇和故事来表达。给大家举个我很喜欢的例子——红酒,关于红酒有七十个词汇可以描述。我们对于在邮局的和邮政人员沟通的词汇上有几个?没有几个词可以沟通,但是红酒却有七十个词可以描述,而且红酒背后有几百个故事可以讲。如果你想描述音乐,有160个词汇可以用,音乐本身的历史也有几百年了,背后有无数的故事可以帮助我们理解音乐。如果说我们有能力评论红酒和音乐品质的话,是因为我们有这样的社会性的语言、词汇和故事。所以对我来讲,品质是一种体验,这个体验立足于外在的现实,我们的经历以及我们所产生的故事。因此,品质是一种社会性的构建,它并不在自然界中存在,而存在于人们之间的沟通和对话中(如图)。

作为设计师,当我们试图展开讨论品质时,我发现我们讨论了很多东西,恰恰很少是关于品质的。但是我们设计师一定要把品质带入到我们的探讨和研究当中去。

 

我们在讨论品质的时候,因为现实社会变化太快,因此传统意义上对品质的一些理解,在新的社会中已经不再适用了。所以设计本身是一个诠释,你首先要了解它背后的故事和意义,我们才能进行设计。有些时候设计要创造出来一些新的意义,比如说一个艺术品,我们赋予它一个新的意义。设计师应该知晓这些新的意义,并与新的一些现实联系起来。这就是我跟大家谈的品质以及社会构建,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一定要敏锐地发现正在发生的一些变化以及他们的新的品质。

很多人,当然比我对于艺术方面有更深的造诣,这些人可以更好的告诉我们艺术如何对于品质和意义产生更好的积极的作用。我本人专长是在社会创新这领域,所以花更多时间跟大家讲讲社会创新,我想强调的是,品质社会构建并不是从零开始的,特别是我们在讲社会创新。可惜今天没有时间跟大家把社会创新方方面面都讲得清楚,我只能宽泛的来讲,从世界范围来看,刚才讲了很多的危机等等,现在全球已经出现了这样的一个运动,它不是一个政治运动,而是一个社会运动。这个社会运动是人们正在创造性地做和主流方向的不一致的事情。他们互相合作,在共同居住,出行,照顾小孩,照顾老人等等方面形成新的模式和行为,出现了这样一个社会运动,一种自下而上的创新。

 

在过去几十年中有很多新理念和服务顺应这样的趋势而产生的,通常我们在讨论和分析这些案例时,主要是在讲他们是如何创造性的解决一些很复杂的、难以处理的现实问题,今天我想说,这些点子不仅仅是在解决问题,同时产生了一些新的行为和自由,人们发现了一些新的品质。在高度个人化的社会,人们重新意识到合作的品质和价值;很多人愿意把脚步放慢,因为他们发现生活是一个时间方面的生态的循环,所以他们愿意停下脚步更好的享受生活。城市化的过程中乡土观念淡薄,人们正在重新挖掘人与地方之间的联系的品质。还有就是现在很多人喜欢做自己的工作了,传统上人们认为工作是因为要赚钱,在空闲的时间里享受生活。但是现在人们对于工作价值本身的理解已经发生了变化,很多人认为工作本身是有价值的,他们在投入的工作中感受到生活的品质,也就重新定义了工作和休闲的时间。

最后一点也是最核心的一点,就是这些人已经发现了关系(relationship)的品质,我们讲的关系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以及人与大自然和生态之间的关系,有时我们讨论的焦点会从关系的效率转向关系的品质。如果我们把刚才讲的时间的生态、乡土情结、关系生态等全部放在一起,我们能发现一种新的趋势,新兴的创新现象,它们颠覆性的,因为它们抛弃了主流的模式,所以它们创造了颠覆性的品质(如图)。

传统上的品质是用来消费的,新的品质是用来生产的。这是品质在现实生活中的一个转化。而现在品质出现了一个质变,特别是我们刚才讲的时间、地点、工作以及关系,这些方方面面都出现了新的观念和品质。在我们的星球上,这些新的趋势正在发生,设计其实是我们日常生活的政治,我们讲的并不是政治家的政治,而是设计本身就是一个政治,因为这个政治会影响到你怎么样处理人与人以及人与地方之间的关系。

这要求有新的愿景和和行动。这边有一个很好的例子(如图),是关于食物[6]的,但是我没有时间讲了,我就跳过这一节。但我认为这是一个关于构建新的品质的最好的案例。它能反映我们的愿景、想法如何与我们的行为结合起来,通过战略性的设计去创造新的未来。

到现在我还没有谈到美(beauty),其实美要谈起来是非常困难的,有时候美变成是营销方面的词汇,似乎非常浅显。但是美是可以拯救世界的。有一位名人讲过(如图),美是能够促使改变的最强大的因素。因此,我们设计师必须充分理解和运用美。

谢谢各位,这就是我今天要分享的内容。

[1] 本文是曼奇尼教授在2016设计教育再设计国际学术会议的主旨演讲。

[2] 2016第五届设计教育再设计主题:经历、能力和理想。

[3] 同一个问题是指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4] Manzini, E. (2015) Design, when everybody designs. MIT Press.

[5] 埃佐・曼奇尼, 钟芳, 马瑾. 设计,在人人设计的时代:社会创新设计导论[M]. 电子工业出版社, 2016.

[6] Slow Food 运动,www.slowfoo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