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鑫鸿娱乐

MAGAZINE 杂志

《考工典》与中华工匠文化体系建构——中华工匠文化体系研究系列之二

内容摘要:

中华工匠文化体系,旨在从文化理论的视角也就是从工匠活动的主体方面(人的方面)对20世纪20年代以前的中华工匠进行系统研究,深入挖掘中华工匠的文化史意义和当代价值。以“工匠”为主题,以“工匠文化”为中心,以“工匠精神”为信仰,系统整理、构建和探索“工匠文化”世界,构建中华工匠文化体系。中华工匠文化体系既是一个逻辑范畴,也是一个历史范畴。中华工匠文化体系建构主要有三种典型的建构范式,我们称之为《考工记》范式、《营造法式》范式和《天工开物》范式。这三种范式各具特色,具有一定历史性或代表性。当然还有其他很多建构模式或范本,本文所讨论的《考工典》,就是一种极其重要的集大成式的中华工匠文化体系建构方式或范本,具有重大的研究价值。《考工典》共分为三部分:考工总部、宫室总部和器用总部。其中《考工总部》以劳动系统为主,而后两者(宫室总部和器用总部)以生活系统为主。这种划分方式背后隐藏着深刻的思想文化逻辑,即先政治,再社会,后生活的逻辑。事实上,在这个过程中《考工典》初步完成了它对中国传统工匠文化体系建构的历史任务。并且,对当代工匠文化体系的建构来说,《考工典》也提供了一个重要的具有当代价值的历史坐标或参照系统。

 

关键词:

工匠;工匠文化;工匠精神;中华工匠文化体系;考工典

Book of Diverse Crafts”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Chinese Craftsman Cultural System

–The Second Part of a Serial Study of Chinese Craftsman Cultural System

Zou Qichang (College of Design and Innovation, Tongji University)

Abstract: Chinese craftsman cultural system, aiming at carrying on a systematic study of the Chinese craftsman before the 1920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cultural theory which is the subject(human) of craftsman’s activities, digs deeper into the significance of cultural history and contemporary value of the Chinese craftsman. The construction of Chinese craftsman cultural system takes the “craftsman” as the subject, the “craftsman culture” as the center and the “craftsmanship” as the belief, in order to systematically sort out and explore the world of “craftsman culture”. The Chinese craftsman cultural system not only belongs to logical category but historical category. There are three typical constructing paradigms about the system which are called as the paradigm of “ Book of Diverse Crafts”, “ Rules for Structural Carpentry” and “ Exploitation of the Works of the Nature”. All of the paradigms are distinctive. They have certain historic significance and representativeness. Of course there are many other constructing paradigms or models. “ Book of diverse crafts” , as discussed in this article, is a comprehensive expression of vitally important constructing paradigms or models of Chinese craftsman cultural system. It is of great research value. The book consists of three parts: Kao Gong Headquarter, Palace Headquarter and Utensils Headquarter. The “Kao Gong Headquarter” gives priority to the labor system while the latter two(Palace Headquarter and Utensils Headquarter) give priority to the living system.The profound ideological and cultural logic lies behind this division is the logic that politics are put on the first place then society is on the second place and finally the life. In fact,“Book of diverse crafts”, during this process, initially completes its historical task of the construction of Chinese craftsman cultural system, and also, it provides an important historical coordinate or reference system which is of contemporary value for the construction of  craftsman cultural system.

Keywords: craftsman; craftsman culture; craftsmanship; Chinese craftsman cultural system; “ Book of diverse crafts

中华工匠文化体系,旨在从文化理论的视角也就是从工匠活动的主体方面(人的方面)对20世纪20年代以前的中华工匠进行系统研究,深入挖掘中华工匠的文化史意义和当代价值。中华工匠文化体系也就是指中华工匠文化的整体性特征及其世界性价值存在体,是整个中华文化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华文化体系重大特征性构成要素。那么这里就自然排除了中华工匠文化体系中负面价值,尽管“负面价值”对认识事物本身具有其历史价值,但我们应该以“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方式审视中华工匠文化体系,深入系统挖掘其当代实践价值,为当代中华文化伟大复兴,提升中国品质,实现中国梦服务。

 

一、中华工匠文化体系简说

在整个中华工匠文化体系建构中,“工匠”是其核心概念或主题,并且“工匠”既是一个职业共同体,也是一种生存方式,还是一种精神慰藉。工匠文化是中心,即是指从文化的视角考察工匠或工匠的文化方式,其中“工匠精神”是“工匠文化”的核心价值观,是“工匠文化”具有独特存在价值的根源所在,“工匠精神”作为一种信仰、一种生存方式、一种生活态度,已经超越“工匠”、“工匠文化”成为了人类社会健康发展的巨大精神驱动力,为人类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发生着历史性的伟大作用。正因为以“工匠”为主题,以“工匠文化”为中心,以“工匠精神”为信仰,系统整理、构建和探索“工匠文化”世界,就形成了中华工匠文化体系。中华工匠文化体系既是一个逻辑范畴,即科学理论研究对象或结果;也是一个历史范畴,即是人类历史发展的产物,依据人类(工匠)社会实践活动深度和广度,中华工匠文化体系的建构也呈现出历史性的时代性独特风貌。就目前的考察而言,中华工匠文化体系建构主要有三种典型的建构范式,我们称之为《考工记》范式、《营造法式》范式和《天工开物》范式。这三种范式各具特色,具有一定历史性或代表性。《考工记》范式,主要是指国家管理者层面从整体社会结构组织来规范或建构工匠文化体系,突出了工匠文化的社会职能、行业结构、考核制度、评价体系等核心要素系统。为中华工匠文化体系创构期的重要范本,也是后世中华工匠文化体系建构的关键性文本或理论模式。《营造法式》范式,主要是指国家管理层面从具体工匠系统即“营造工匠”系统组织结构来规范或建构工匠文化体系,强调了工匠文化的行业职能、制度体系、经济体系、管理体系、评价体系、审美体系以及营造设计理论体系等核心价值系统。为中华工匠文化体系成熟期的重要范本,也为后世进一步完善中华工匠文化体系建构提供重要理论文本。《天工开物》范式,是一个纯学者从学术体系建构方面探讨和研究工匠文化体系建构问题的,突出强调了传统农业社会典型生活图景——男耕女织生活世界展开工匠文化体系的建构,以“贵五谷而贱金玉”为指导思想对工匠制度文化、民俗文化、伦理文化、技术文化,评价体系等展开系统思考与提升,为中华工匠文化体系转型期的重要范本,也是传统工匠文化体系走向总结的重要方向或指向。[1]

当然还有其他很多建构模式或方法,本文所讨论的《考工典》,也是一种极其重要的集大成式的中华工匠文化体系建构方式或范本。

 

二、《考工典》的性质与价值

《考工典》出自《古今图书集成》的“经济汇编”。《古今图书集成》[2]是中国古代最大的一部类书,由康熙年间陈梦雷主持编修。全书有六大“汇编”(《历象汇编》、《方舆汇编》、《明伦汇编》、《博物汇编》、《理学汇编》、《经济汇编》),共计一万卷。其中,《经济汇编》又分为“八典”:《选举典》、《铨衡典》、《食货典》、《礼仪典》、《乐律典》、《戊政典》、《祥刑典》、《考工典》。《考工典》分为三大总部,合计155部,总计252卷。

表一:《考工典》工匠文化体系建构表(自制)

三大总部 各个分部

模式语言系统
1. 考工总部 工巧部、木工部、土工部、金工部、石工部、陶工部、染工部、漆工部、织工部、规矩准绳部、度量权衡部、城池部、桥梁部

汇考

、艺文

选句

纪事

杂录

外编

 

 

 

 

 

 

 

2. 宫室总部 宫殿部、苑囿部、公署部、仓廪部、库藏部、馆驿部、坊表部、第宅部、堂部、斋部、轩部、楼部、阁部、亭部、台部、园林部、池沼部、山居部、邨庄部、旅邸部、厨灶部、厩部、厕部、门户部、梁柱部、窗牖部、墙壁部、阶砌部、藩篱部、实部、砖部、瓦部  

 

 

 

 

 

 

 

 

 

3. 器用总部 玺印部、仪仗部、符节部、伞盖部、旛幢部、车舆部、舟楫部、尊彝部、卣部、壶部、盉部、罂部、瓮部、瓶部、缶部、甒部、瓿部、爵部、斝部、觯部、觚部、斗部、角部、杯部、巵部、瓯部、盏部、觥部、瓢部、勺部、玉瓒部、杂饮器部、鼎部、釜部、甑部、鬲部、甗部、簠簋部、笾豆部、盘部、匜部、敦部、洗部、钵部、盂部、盆部、碗部、匕箸部、杂食器部、几案部、座椅部、床榻部、架部、柜椟部、筐筥部、囊橐部、机杼部、梳栉部、杖部、笏部、扇部、拂部、枕部、席部、镜部、奁部、灯烛部、帷帐部、被褥部、屏障部、帘箔部、笼部、炉部、唾壶部、如意部、汤婆部、竹夫人部、熨斗部、锥部、针部、钩部、剪部、椎凿部、铃柝部、砧杵部、管钥部、鞍辔部、皁枥部、鞭棰部、绳索部、杂什器部、耒耜部、鍬锄部、镰刀部、水车部、桔槔部、杵臼部、磨硙部、连耞部、箕帚部、杂农器部、网罟部、磁器部、奇器部、古玩部、棺椁部、溺器部

 

依据《古今图书集成》的编撰体例、原则和精神,《考工典》力求编撰体系的完备性与内容的完整性。如上表所示,《考工典》先将中华工匠系统分为三大部分(三大“总部”)即:1. 考工总部,2. 宫室总部,3. 器用总部。三大总部各目下,又分出若干“部”目。每一“部”目下,都是用一套《考工典》具有自主产权的六大范畴语言模式系统。即“汇考”、“艺文”、“选句”、“纪事”、“杂录”、“外编”。因此,无论是对“部”的划分与设定,还是对“部”的具体内容的选择,《考工典》都力求完备,其内容基本涵盖了当时所有的“工匠”(设计)门类(部),并系统收录了与该门类(部)相关的大量文献,并依据“汇考”、“艺文”、“选句”、“纪事”、“杂录”、“外编”六大范畴模式语言系统进行体系化建构,而且特别注重“工匠文化”的多元性、立体性和复杂性等特性。

如“工巧部”,其内容就是依据“汇考”、“艺文”、“选句”、“纪事”、“杂录”、“外编”的模式语言系统进行体系化的。“汇考”目下,就编撰了历代典籍中对“工巧”问题的阐述、考证等;“艺文”目下,则编选历代描绘“工巧”相关内容的诗词歌赋等;“选句”目下,编选了历代文章中与“工巧”内容相关的名言、佳句等;“纪事”目下,编选了历史文献中与“工巧”相关的历史事件、事例等(具有考古学意味);“杂录”目下,编选了历代文人笔记、野史中的相关文献;“外编”目下,编选了与“工巧”内容相关的神话传说乃至荒唐、神异之事等文献,其可信度不及“纪事”与“杂录”,但是由此也可获得当时人们的心理现象、精神状况等方面的信息。

《考工典》工匠文化结构系统,又主要是从纵、横两个基本维度上立体地展示每“部”内容的。就纵向而言,力求从时间的维度(按照时间秩序)搜集、整理、编选不同历史时期的重要文献;就横向而言,则从空间性视角(按照不同领域的秩序),搜集、整理、编选各类不同领域相关文献,诗词歌赋、经史子集、轶闻趣事、神话传说等尽情呈现。而这正是《考工典》特色之处和历史价值之所在。可以说,它不只是简单的中国古代工匠文化文献汇编(类书),事实上,还从传统视角对古代工匠(设计)进行了文献层面的归纳、总结与体系化提升。通过《考工典》,中国古代工匠(设计)文献的体系化面貌,以及工匠文化发展的基本逻辑大致得以呈现。

上述特点决定了《考工典》的重要价值。首先,就中国传统设计史研究视角而言,《考工典》具有重要价值。中国传统设计史研究始于工艺美术史,然而受制于工艺美术的研究范式,当前的研究大多集中在具体的“物”或者“造物”活动,缺乏对“物”之环境的关注,包括物的使用环境、政治环境、社会环境、文化环境等,更缺少对“人”即“设计者”“工匠”的聚焦和关注。当然,目前很多研究者已经意识到问题所在,但是苦于文献、资料的缺乏而踌躇不前。事实上,与古代设计相关的文献并不是真正缺乏,而是疏于整理与系统创新研究。而作为类书的《考工典》,以其丰富而多样的文献,一方面为中国传统设计研究提供了具体的资料,另一方面还大致描绘了古代设计相关文献的基本框架甚至发展脉络。在中国传统设计研究刚刚起步的今日,对《考工典》的整理与研究正当其时,并且必将发挥重要的作用。

其次,从当代设计学科的建设与发展来看,对《考工典》的研究具有重大意义。近二十年来,设计学科在中国的发展如火如荼,已经颇具规模。然而,在繁荣的背后,学科发展方向不明确的问题始终没有彻底解决。就目前来看,无论是我们设计学科的整体规划,还是理论构架都是从西方借鉴而来。尽管我们不能否认现代设计源于西方,其发展也远比我们要好,是一个很好的学习对象,但是如果我们迷失在对西方的学习中,那么便成为模仿了(这也是西方人不断诟病我们的地方)。因此,我们在学习的同时必须不断的寻找中国设计学的自我身份,而《考工典》以其系统性的文献为中国设计学自我身份的探寻提供了有效的本土化民族化路径。

 

三、《考工典》对中华传统工匠文化体系建构

如上所述,《考工典》先将中华工匠系统分为三大部分(三大“总部”)即:1. 考工总部,2. 宫室总部,3. 器用总部。三大总部各目下,又分出若干“部”目。每一“部”目下,都是用一套《考工典》具有自主产权的六大范畴语言模式系统。即“汇考”、“艺文”、“选句”、“纪事”、“杂录”、“外编”。《考工典》基本上概括了中华工匠文化的主要内容、体系建构原则和范畴模式语言等,实际上也实现了对中华传统工匠文化体系的建构。如前表一所示,《考工典》的工匠文化主要在两大核心系统展开,即劳动系统与生活系统。《考工典》也正是以这样的思路建构中华传统工匠文化体系,其中《考工诸部》是对劳动系统的建构,而《宫室诸部》和《器用诸部》则是对生活系统的建构。

[1] 本小节文字出自作者《论中华工匠文化体系》(《艺术探索》2016年第五期)一文中的“中华工匠文化体系的历史建构”,此处标题已做调整。

[2] 《古今图书集成》本名《汇编》,其编纂始于康熙四十年十月。康熙四十五年完成初稿,由诚亲王胤礽的门客陈梦雷主要负责编纂。五十五年,进呈御览,康熙赐名《古今图书集成》,并设馆增辑,参加纂修者达80人,约五十八年完成。雍正帝继位后,又派户部尚书蒋廷锡领衔据此书重新编校,删去胤礽、陈梦雷等人姓名。